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我和书的故事
作者:原洁 | 浏览次数:

记得艾青在一首诗歌中这样写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因为爱,所以伟大;因为爱,所以宽广;因为爱,所以深沉。这首诗我上中学时从书中看到的,便一直记在心里了。从此,书在我学习求知的道路上成为不可或缺的密切伙伴,心中的世界也从妈妈口中的童话慢慢转换成自己捧起散发着油墨清香的书,在书籍的厚重中找到世界的辽阔,看到唐诗的古朴和宋词的清丽、看到天空流浪的飞鸟和海洋起伏的波浪,一行行的文字丰富着我心中的世界。

家有家的味道,国有国的边界,但是书籍中的世界是没有边界。古往今来的历史、民族兴衰的演变,都可以静静地在书籍中细细玩味和思考,如夏夜的星光一般明亮我探索成长的路程。书是简单的,用沉默的文字讲述着娓娓动听的故事;书是复杂的,用辨证的哲理预知着未来的演绎。

小时候,知识是书包里的书,在老师讲解的课堂上;长大了,书是沉静的茶香,轻啜着人生过往的时光。也许书和人生一样,都是注定要从开卷中的懵懂开始,再用每一天书写成一个完整的人生故事,书如人生,人生如故事。

如果书一直是我在校园生活学习的一部分,那工作以后我与书的故事慢慢就变成了工余阅读了。大学是在图书馆中充实,工作就是在单位的阅览室中度过了,从宿舍到单位二楼阅览室,也就是我在单位中与书的故事了。一卷卷排列整齐有序的书,仿佛集结着延续的时光,在那里安静地等着我。书中的世界,如同余秋雨《文化苦旅》里说的“不为山顶,只为那已经划下的曲线”。原来书中那些写过的故事是真的存在的,那些可以触摸到的山水就是从书中走出来的,陪伴着我一路从想象中的青涩慢慢开始,按照故事的标点走出去细细地体会,她一直在那里等着我。我没去的时候,她一直没有离开,用漫山遍野的葱绿和原始的自然。我来到的时候,她一直安静委婉, 如同那河流旁边缓缓转动的水车,把发生在遥远和现在的光阴慢慢的放下。曾经的沧海桑田,在光阴的穿越中物是人非,再也不留下一点痕迹。

随着书的阅读,世界也在书中的故事中立体丰富起来了。从课本中的阳春白雪到现实中的大漠孤烟,从汉陵暮色残照到大理上下关的风花雪月,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李清照词中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不去看书,不从书中走出去,怎么能知道书是历史的随笔,故事是书中的灵魂。陶渊明说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大开门,大开卷,词卷书香,家园的爱切之深,才华中见识大性情。在书中我最喜欢开读的是扉页,最后读的是作者后记,也许作者的真性情就是在书中定义后,再诉说一些体已话,只有最亲密的人才可以听说的私密情话,宛如灯下轻言细语,却也回味亲切。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故事的味道,每一人品尝的味道,也只有读懂作者的心事,那些起伏转承的悲欢离合,才会真正的体会到了。

书走进了我的生活,我也在书中寻找着自己的故事,从牙牙学语到毕业工作生活。身边的人也如同岁月的轮回,在不停的变化,从幼稚的写下人生的第一笔到现实生活的柴米油盐,很感谢那些在我身边经过的人,感谢那些在我成长里给过我挫折和帮助的人,是他们在我的故事中扮演了不同的角色,是他们帮助了我的成长。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不同的角色下,在用不同的扮演丰富着别人的认知,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只是蓦然回首,是在灯火的美丽中阑珊,还是在冰清中玉洁,也许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也许我是别人相遇到的路人,我选择故事中的主角,可以赏心悦目看着春天旖旎花开,可以低吟浅唱雪域高原的圣洁经幡,喜欢每天都是崭新的,喜欢在静好的时光里,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共同写着人生的故事,岁月温润,在茶香氤氲里,流淌着书韵清香。

“轻轻的我来了,轻轻的我走了,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书和故事,人与人之间,就象这些前人古者的诗句一样,慢慢的发生着,慢慢的来去过,在我的身边,干干净净的随我一起,把浪漫和真实仔细回味。(能源公司 原洁)

上一篇:
下一篇: 拥抱谷物